小说:战斗可以输,但绝不能亏!6岁修真娃深中“不亏怪圈”!

  • 日期:07-21
  • 点击:(1970)

玛雅网注册

ff1b000051fb22ac5fb9

“灵儿,你不能去!”

“嘿,活到很多年龄,它不如孩子。如果有三个长度和两个短,老人怎么能向江村的父亲解释!”江波赶紧把他追了上去,但他也看到了姜玲的身影。陷入深深的自责心。

江玲说,在黑暗中,月光越过一座山和另一座山。途中有无数的怪物。幸运的是,在建设期间有一些有实力的怪物。江灵依靠灵活的身体和持续的流动。灵气的支持,一直到西方。山可以是无穷无尽的,即使道路很幸运,它也可以避开强大的怪物。但该死的紫色妖姬在哪里?

“嘿,你想回去问鸟要问吗?”小江岭停在一个明亮的湖边,有些人退休了。

“不,让秃鸟知道他已经丢脸,丢脸。此外,还有父亲在等白玉拯救他的生命吗?”

“找不到地方,我该怎么办?”处于矛盾状态的姜玲不停地说话,并度过了一段艰难时期。

江灵环顾四周,发现他不经意间寻找了一件罕见的宝藏。该地区三面环山,湖中间被水环绕。周围的树木以湖泊为中心,分步生长,向外延伸。在湖的周围,光环充满雾气和滴水,呼吸使人感到舒适。一两级火百合,鬼蛇藤,石楠草等草丛比比皆是,在湖心中,江灵甚至看到了几个三级灵草皓莲莲,巨大的莲花,药用丰富,这表明它们正在成熟。

生存法则,即修炼宝藏越独特,就越危险。

只想到白玉的江陵对周围的灵药不感兴趣。他只是坐在湖边的花岗岩上准备休息。他用左手坐在下巴上,右手无聊地走向湖边。与此同时,我没有意识到我面前有一头狮子狮子,盯着夜晚,隐藏着斑驳的树影,静静地来了。

有毒的阑尾,闪着微弱的冷光,向上升起,准备杀死江灵。

“吼”

巨大的吱吱声震动了山丘,可怕的声波直接转向了江灵。尽管建造时期的高峰未能达到光环境界,但是凭借坚固的身体和丰富的光环,狮子的尖叫已经像真正的攻击一样,江灵的头晕升起。

不给江陵反应的时候,汕尾狮子从几米处赶到江陵,锋利的前爪被打磨得像精金一样,寒冷而在月光下被迫。

“不好!”姜玲的头发倒了过来,意识到致命的危险即将来临,他立刻撑起了海洞和轩,并将光环包裹在身体周围。如此近距离,避免不可避免,江玲左手放在胸前,右手迅速挥了挥一拳。

“呲啦啦” .

江灵在狮子的尾巴上打了一下狮子的胸膛,像石头一样落入水中,刚刚从狮子的狮子的鬃毛开始。然而,姜翎的前胸被汕尾狮子画成了一个三英寸深的嘴。江凌在建筑一楼的支持可以用来建造一层八层吞咽鳄鱼。这座九层高的建筑顶部的狮子狮子没有力量反击。可以看出,等级的强度是不同的。

看到鲜血的狮子更加疯狂。前爪用掏空的声音交替攻击,血盆大口的血液尖刺冲入喉咙。姜玲无法照顾胸口的疼痛。他的双手不断抵挡狮子的爪子。每次打击都让姜玲感受到了骨头的震颤。就在这时,姜玲觉得他的骨头上已经满是裂缝。痛苦无法忍受。

看到巨大的狮子嘴巴在尾巴上,江灵急忙躲闪,但这一切都是汕尾狮子的假,江灵脚还没有站立不动,尾巴疯狮子喷了尾巴的毒液刚被刺伤走向江灵的额头。

“嘿,我想刺小野,你还活着吗?”在所有的电灯和弗林特之间,江灵匆匆忙忙,他的身体微微跳跃,他的牙齿被尾巴的尾巴准确咬伤。生命和死亡的时刻不会被遗忘。

可帅不过三秒钟,狮子狮子的尾巴增加了力量,一个钟摆直接向江凌方向的湖面,飞行咬着上下排倒刺的倒刺,四把门牙被硬撕下,血液在江灵的嘴里涌出。

“禹桐”江灵没有意外掉入水中,距离第三级灵草玉月莲不远。

“嘿,你该死的大西,大狮子,不要过来,过来,我会.”从露牙摔下来的姜玲嘴里说话,发音不正常,但是看见了湖。在尾巴狂狮的一侧,后腿正在积聚,准备跳入湖中,准备剔除,姜玲迅速抓住荷叶莲花,并对姿势构成了威胁。

汕尾狮子狮身体的顶峰虽然无法改变,但已经开始变得聪明起来。看到姜玲的举动,他眼中有一丝恐慌。他的体形明显停滞不前。据估计,此刻有很多遗憾。如果你无法弄清楚如何让这个孩子落到皓月人的一边?

“江湖很长,森林路很远,不送你哈哈,拜你!”就在狮子狮子犹豫不决的时候,姜玲踩到了皓月莲的巨大荷叶上,腿在堆积,一个空,高达数十米高,在树镣的那一刻停下来,手里摇着一片荷叶,像狮子一样死去。

“嗷吼” .

看到姜玲抓住了莲遁遁,,,,,,,,,,,,,,,,

“哦,岳母,你不是说你不必发送它吗?”姜玲成了一名男子,跳过森林里的树木,避免了狮子的攻击。

“轰隆隆.”在他身后,一排排巨大的树木倒塌并摔倒,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,整个山丘被搅动到了地面。

“好吧,这个年轻人并不害怕。他很匆忙,更不用说波浪还不错!”我不知道我逃脱了多久。看到我身后的安静,江玲仔细地感受到了。在发现没有危险之后,他强行安慰自己。

“嘿”

江凌从巨大的莲花池里挤出一颗莲子到掌心,只看到莲花的形状像月牙一样漂浮在手掌中,就像神圣的月亮在九天里萎缩而跌落,一时光散,神圣之光,让江灵特别舒服,他身上的伤口疼痛似乎已经减轻了。

就像江玲小心翼翼地看着莲子一样,一只紫色的小毛爪伸向江灵的手掌。